丫丫电子书 >> 玄幻魔法 >> 仙符永享TXT下载 >> 仙符永享章节列表 >> 仙符永享最新章节

第六三五章 送客

作者:宅女日记 下载:仙符永享TXT下载
    栖霞剑门故旧当面,并没有相见欢的画面,对峙气氛甚浓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此作甚?!”几个化神期的修士厉色喝问。

    五峮垂下眼帘,沉声道:“五倾剑毁,我等为求剑而来,恳请师伯师叔拨冗一见。”

    五妙乖顺的侧立一旁,收敛其一身的英气锋芒,随着五峮的话音,缓缓低头。

    听闻五倾剑毁,几人的脸上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有人怔愣,亦有人眉间既惊又喜……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,滚回哪里!”其中一人眉眼间喜色尚未及散去,便恶声恶气的喝道,一甩长袖,凭起一道劲风袭来,刮的人脸颊生疼。

    这一下来的太过突兀,墨染衣竟不能完全躲开,只稍稍后退了一步,还是被波及少许,服服帖帖被束缚在道冠内的发丝,被吹散几缕,瑟瑟飞扬后,复又垂下,将巴掌大的小脸遮挡少许,更显其人娇弱不堪,收到几个鄙夷轻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五峮和五妙则是根本无心避开,硬受了此风,任由那劲风肆虐,连护体真气都没有放出。

    姿态摆的极低。

    这三人的“狼狈”貌似取悦了对方,气氛较之刚刚略微和缓了一些,对面人的脸上也多出了一些“笑容”。

    如果冷笑也能称之为笑的话。

    “五峮,回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才有一人从后走来,众人皆为他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墨染衣目光微凝,细细打量此人一番,在他开口之前,竟是没有注意到这人的存在,并不是说他毫不起眼,不管是从相貌上还是气质上,这一位皆十分出众,只不过他自身的气息十分独特,全然和周遭融为一体,无比契合,让人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栖霞剑门不愧是赫赫大派,门中卧虎藏龙,五峮几人已是不凡,投身于九幽炼狱的一支亦是藏龙卧虎。

    五峮在他出现的瞬间身体绷紧,就连五妙也猛地抬头,目光慎重警惕。

    只是现身,便让五峮和五妙如临大敌……

    “五元师兄,吾等既是已投身寒玉宫门下,便不容再改弦易张,徒惹非议。”五峮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若是从寒玉宫离开,再转身回到九幽炼狱,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,还是回归原处,岂止是非议,怕是要叫人嘲笑至死。

    何况,他们并不觉得九幽炼狱是个值得栖身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看看才多长的时间,那些低阶弟子就被折磨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眼前这些个师兄弟也都陌生起来,好似沾染上了九幽炼狱修士身上常年不散的尸腐味道,令人生厌。

    “哼!寒玉宫?什么玩意儿!五峮,别给脸不要脸,五元师兄,还和他们废什么话,既然来了,你们想留也得留,不想留也得留!”一个瘦长脸的修士阴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空气再次为之凝滞。

    浓郁的火药味发散。

    五妙虽为女子,性情却极刚烈,之前一番忍耐似是已经到了极致,整个身体绷的紧紧的,从侧面看过去,脖颈处青筋暴露,目光隐忍中透着灼灼的凶光,一再的压抑没有将这抹凶光收敛干净,反更深沉沉淀。

    同门一家亲的理念只存在于幻想中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永不休止的争与斗,修真门派更是如此,宗门所掌握的资源不可能平均分配到每一个身上,总会有多有少,师门长辈的关注,同辈之间的高低排名等等,既为名也为利,不弱于与剑盟之间的厮杀。

    尤其是五峮等人率众离开,另起炉灶,纵然是门主有意传位,但到底没有举行正式的仪式,不到真正传位那一天,谁又知道不会有其他变故,在九幽炼狱这一支的栖霞剑门修士看来,五峮这一支的人与叛徒无异,是以,更为仇视。

    双方已经不局限于同门之间的小打小闹伤筋动骨,而是真正的刀剑相向,夹杂着血淋淋的惨烈相残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五倾剑毁,他们来九幽炼狱这一方求取剑灵,也不至如此被动,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丝丝的可能,也要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五峮知道,此事只有与六翊道君和六亭道君当面,方有可谈,这也是他们极力设法使墨染衣出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低身俯首,诚恳求道:“恳请师伯师叔拨冗一见!”

    声声低沉恳切。

    墨染衣的眼风扫到堂中上座那道微不可见抖动了一丝的轮廓,见其依旧安然落座,没有现身的意思,双眸渐渐眯起,额间略嫌凌乱的发丝挡住了一闪而过的精光。

    她突兀的端出一方石盒,众人的视线齐齐望过来。

    石盒古朴天然,没有一丝纹饰,就连边角打磨都十分粗糙,一眼就能分辨出,乃是随手而为之作。

    轻轻抛送,石盒便如羽毛一般,飘飘忽忽飞去,一路飞一路开启盒盖,短短十余丈的距离,愣是用了数十息才飞至。

    石盒只露出一眯眯的缝隙,内里狂躁的气息便迫不及待的迸发出来,闪烁的雷光伴随着声声雷鸣之音,将石盒周遭的灵气搅乱的一团糟,就这么拖拽了一路雷音向隐蔽形迹的那人落去。

    当石盒被固定在半空,悬而不落,一道被朦胧光晕笼罩的模糊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,一手拿着那石盒细瞧,之前不羁的雷光乖顺许多,丝丝缕缕的只在石盒内小心的蜿蜒,不敢再溢出盒外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五峮神色一凛,肃声道:“五峮拜见六亭师叔。”长揖到底。

    五妙也立时整了神情,“五妙……拜见六亭师叔,师叔安好。”

    对面一众人齐刷刷朝那人行礼,口称师叔,神色恭谨向两边退去,一个个悄然侧立。

    “寒玉宫,墨染衣,拜见六亭道君。”声音软糯轻柔的不像话,态度却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既是亮出了那位大人的信物,这一刻,她墨染衣的一言一行便连着那位大人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裴上使有何示下?”周身朦胧的光晕让人看不清内中之人的表情,声音更是不紧不慢,没有多少起伏。

    能认出石盒之物的来历,一口道出裴子秋来,墨染衣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只要是万仙宫所属之下,就没有不关注仙宫动向的,权柄甚重的战堂尤甚,裴子秋之名,乃至其形貌体征,修炼功法,擅用何种法宝,又有过怎样的战绩等等,诸如此类信息在万仙宫附属门派间广为流传,打探上头人的底细虽是有些犯忌讳,当面见人不识人更要命些,是以万仙宫虽发过明喻,依旧屡禁不止。

    六亭道君虽境界高于裴子秋,可既身为附属门派一员,亦不敢托大,称一声上使,可谓尊重了。

    “寒玉宫有幸被裴大人看中,收归门下,上下俱铭感五内,深恨自身弱小,不能为大人分忧解劳,自五峮五倾几位真君入我宫内,景象大异从前,屡次挫败剑盟攻袭,功勋卓然,敝门上下鼓舞,门内弟子无不倍感振奋……”墨染衣轻声言道。

    “可叹,值此力争上游之际,五倾真君之剑为剑盟所毁,吾辈感同身受,哀叹有之,惋惜有之,不愿真君就此蹉跎,此番前来,只为求得灵物!”

    五峮和五妙正色端容,一脸期盼,“恳请师叔赐下。”

    六亭阖了阖眼,飞快的在心中计较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五元。”

    五元真君从一侧出列,恭声道:“请师叔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送客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五妙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五峮比她稍好一点,也一时难以接受,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六翊师伯和六亭师叔二人比较,后者更好说话一些,他们虽然分道扬镳,可到底是一门所出啊,剑灵在外人看来非常神秘,可在栖霞剑门并非难得,来之前设想了若干,却没有预料会是现在这一种境况。

    直接赶人!

    便是之前的同门之情全无,他们为求剑灵而来,也听一听愿意付出的代价吧。

    却是连半点机会都不给。

    何其冷酷。

    “六亭道君!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被人不客气的扫地出门,墨染衣暗叹一声,尽最后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寒玉宫愿尽一宫之财,只求换得灵物!”

    寒玉宫接收了**剑派的“遗产”,身家和原来的栖霞剑门不能比,可栖霞剑门也是今时不同往日,落毛的凤凰不如鸡,谈灵石虽然俗,可不得不说不管什么境界的修真者,都不能说自己能彻底脱离了这俗不可耐之物。

    就因为要缩短五倾培育剑灵的时间,墨染衣就愿意舍下寒玉宫的全部家业,不可谓不大气。

    简直太敞亮了!

    为了一个半路入门的真君,砸下这么多灵石,立时就将对面一众五字辈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心中都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傻???!!!

    寒玉宫以前富不富且不论,光是一个**剑派,别说是一个化神期真君,就是十个、二十个也砸下来了好么,这还是往保守了说,谁不知道**剑派是出名的豪富,嫁弟子收彩礼收到手软好么。

    五妙将瞪圆的大眼睛转向墨染衣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唯有五峮觉得不对,纵然接触不多,可他十分恳请以及确定,墨染衣墨大统领,从来就没有拿他们太当回事过,一个灵宠都能将他们虐到死,身为主人,怎么可能有一个元婴期修士该仰视化神期修士的自觉。

    六亭道君虽境界高于裴子秋,可既身为附属门派一员,亦不敢托大,称一声上使,可谓尊重了。

    “寒玉宫有幸被裴大人看中,收归门下,上下俱铭感五内,深恨自身弱小,不能为大人分忧解劳,自五峮五倾几位真君入我宫内,景象大异从前,屡次挫败剑盟攻袭,功勋卓然,敝门上下鼓舞,门内弟子无不倍感振奋……”墨染衣轻声言道。

    “可叹,值此力争上游之际,五倾真君之剑为剑盟所毁,吾辈感同身受,哀叹有之,惋惜有之,不愿真君就此蹉跎,此番前来,只为求得灵物!”

    五峮和五妙正色端容,一脸期盼,“恳请师叔赐下。”

    六亭阖了阖眼,飞快的在心中计较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五元。”

    五元真君从一侧出列,恭声道:“请师叔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送客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五妙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五峮比她稍好一点,也一时难以接受,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六翊师伯和六亭师叔二人比较,后者更好说话一些,他们虽然分道扬镳,可到底是一门所出啊,剑灵在外人看来非常神秘,可在栖霞剑门并非难得,来之前设想了若干,却没有预料会是现在这一种境况。

    直接赶人!

    便是之前的同门之情全无,他们为求剑灵而来,也听一听愿意付出的代价吧。

    却是连半点机会都不给。

    何其冷酷。

    “六亭道君!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被人不客气的扫地出门,墨染衣暗叹一声,尽最后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寒玉宫愿尽一宫之财,只求换得灵物!”

    寒玉宫接收了**剑派的“遗产”,身家和原来的栖霞剑门不能比,可栖霞剑门也是今时不同往日,落毛的凤凰不如鸡,谈灵石虽然俗,可不得不说不管什么境界的修真者,都不能说自己能彻底脱离了这俗不可耐之物。

    就因为要缩短五倾培育剑灵的时间,墨染衣就愿意舍下寒玉宫的全部家业,不可谓不大气。

    简直太敞亮了!

    为了一个半路入门的真君,砸下这么多灵石,立时就将对面一众五字辈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心中都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傻???!!!

    寒玉宫以前富不富且不论,光是一个**剑派,别说是一个化神期真君,就是十个、二十个也砸下来了好么,这还是往保守了说,谁不知道**剑派是出名的豪富,嫁弟子收彩礼收到手软好么。

    五妙将瞪圆的大眼睛转向墨染衣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唯有五峮觉得不对,纵然接触不多,可他十分恳请以及确定,墨染衣墨大统领,从来就没有拿他们太当回事过,一个灵宠都能将他们虐到死,身为主人,怎么可能有一个元婴期修士该仰视化神期修士的自觉。(未完待续。)
本章结束
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:www.shuyaya.com 第一时间欣赏《仙符永享》最新章节! 作者:宅女日记所写的《仙符永享》为转载作品,仙符永享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
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仙符永享最新章节,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,请联系我们更新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。
②书友如发现仙符永享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,我们将马上处理。
③本小说仙符永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,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。
④如果您对仙符永享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仙符永享介绍:
别人御剑,她御箭! 别人射箭,她射飞剑! 当“女主”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练成一炉丹药之时,伪女配的她狠狠的抹了把脸,“神马都是浮云,双份才是王道!” 魔幻游戏半吊子穿越,造就一代箭仙,横空出世! 仙符永享,寿与天齐齐齐齐齐齐齐!